路漫长5-天津路途

添加时间 : 2019-04-18 23:10:03

走走停停,下午的天非常闷热,经过路边的超市买一瓶冰红茶,结账时老板说这是要去哪里,我说,不知道,走到哪里是哪里,并把钱递给老板,老板接过手中的钱说: 哦,前面是一个T字路口,如果你继续走这一条路的话,路途的人与环境没有什么变化,他们的都是生活中最平凡人,整天的大太阳底赶路,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,为人也都是比较和善的,容易接触,但是很少有人走夜路,每到傍晚大家都会回到露营地,路上的人寥寥无几,我拧开冰红茶边喝边听老板继续说,但是也会早早冒起炊烟,他们坚持吃早饭,生活很有规律,我说那这一条路呢,我打断老板的话并指向那个岔开的路口问他,他说这条路可是通往大城市的,那里的人来自五湖四海,每一处都不一样,没有尽头,可以看到从未看到过的,可以吃到从未吃过的,那里赶夜路的人非常多,甚至都是黑白颠倒,但是你需要一个手电筒,这时老板弯腰在柜台里拿出一个手电筒,按了按,看见光,递给我说那里的夜非常黑,离开时,外面下起了雨,我回到超市,跟老板借宿一晚,跟老板聊了很多,他表示不喜欢被欲望所控制,想自由自在的生活。

喜欢听下雨的声音,看下雨天,雨滴滑落在玻璃上,它能给我带来放松,大暴雨,电闪雷鸣,嗖嗖带声的风,更能给我带来好睡眠,就好像这是我的安全感,因为这样的天气,坏人应该都不出门,好人能够安心入睡,坐怀不乱的我们都放下书包拉起行李,谁知道以后会怎样,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们从没想过,眼前的路途走一天是一天,放弃这条尘土飞扬的泥巴路,带着孔融让梨的心态去奔赴属于自己的路漫长,我还没准备好。

雨后的早上空气格外的清晰,但缺少了土壤的味道, 树叶上残留的水滴,被风一吹,路过的行人被溅了一身,跟热心的老板告别后,回头看见大哥来送我,说家里听说我要离开,去外面打拼,特意过来送我,我的下一站,天津大邱庄,舅家表哥在这里上班,这里都是重工业,有钱的人特别多,这里还有一条街,街上有一个牌子,记录着大邱庄的过去,意思是大邱庄以前是附近几个镇村最穷的,谁家的父母都不愿意让女儿嫁到这里,流传着这样一句话,宁吃三年糠,有女不嫁大邱庄,所以在大邱庄人人记得这个痛,后来村办企业带头开办重工业,改变了历史,也成了神话,现在这里住着的都是百万富翁,所以弄了一个大石头上面刻着历史,往远了看去,一座座的高楼大厦,各种的门面店铺,路上的行人其装异彩,几个人在一起开怀大笑的说着话,不经意的身边会跑过去一个人,急匆匆不知道他们都在忙什么,也没人会注意到我,我就是大米小米那一颗粒,自始至终我都是这样认为的,我开始留意附近的网吧,网吧也算是我每到一处的落脚点,或者说每到一处我都是第一天会在网吧中度过,自认为可以在网吧找到同道中人,最起码有话题可聊。在网吧里看见过各种人的睡姿,看见过各种人堕落的样子,也见过被毒品侵蚀后的疯子,那时候我的夜里都是在网吧中度过,具体度过了多少个晚上,我不知从何算起,3年,还是几年,找到一家网吧,我记不住名字了,就叫风云网吧,这里的确不一样,从装饰到机器座椅,比我们那里高端,网管都穿着统一服装,我开始慢慢的适应这里,找到一个靠边的位置,在这里说明一下,我喜欢靠边的位置,厕所我也喜欢去靠边的位置,,停车位置我也喜欢靠边的,如果靠边的位置如果有人,我会考虑我要不要停,高配置的电脑,光纤网速,华丽的操作,穿越火线被我玩的出神入化,僵尸就是抓不到我,我录制下来上传百度,很快点击过千,一夜恍惚奇神过去了,通宵过后的我,精神不佳,站在网吧门口,路过的大叔看见我发愣,说小伙子大早上多穿点衣服,别感冒了,我笑嘻嘻的摸摸头说没事。离开网吧,肚子有点饿,昨晚到网吧也没有吃饭,天津路边摊的煎饼果子,是非常好次的,然后要一碗八宝粥,其实不吃早饭是我目前赶路的习惯,吃饭时遇到一个年长的路友,跟他闲谈,他说他每天都坚持吃早饭,不吃身体受不了,当我告诉他,我昨晚上熬了通宵到现在还没睡的时候,精神还特别好,他说他做不到,他有一个良好的睡眠,我表现出没所谓和不敢相信的样子,话不投机半句多敷衍几句,他问我为何不好好上学,为何要选择走这条没有方向的路,我说我也不知道,我也不后悔放弃学业,他说人总要有一技之长,要为以后着想。

吃过饭到一个商场找了一个空座位打会儿盹,我不会为了睡一觉而去住宾馆,或者连这种意识都没有,我一般在网吧座位上睡去,不会在意他人看我眼光,睡的过程中总是会被来往的行人吵醒,他们大包小包拎着东西走来走去,穿着漂亮的衣服,二三成群,揉揉我没睡醒的眼睛,坐在那里清醒了一会儿,还是离开商场踏上路漫长。


09年的路上下起了雨,没有伞的小孩都在拼命的奔跑,沥青铺的路水不容易干,跑的路上鞋被打湿,但是还是很干净,不比家里的泥土路,在一个汽车维修场停下,也许是天意,在和维修厂的老板交流后,我打算在这里打工赚取我的赶路费,我没有多余的钱可以继续前行,也可以说我的路必须与这个汽车维修有一定的关系,那时也考虑到路友的提醒,自己需要有个一技之长,才能生存下去,并给家里打了电话,告诉他们我已经在一个维修场上班,爸妈非常支持的说,这样可以学到技术,干几年回老家可以自己开个店,我的维修生涯开始了,期间在和维修师傅聊天时,得知他们是东北人,他们已经结婚,并且有自己的孩子,有个师傅自己之前是修理轿车的,摩托车都可以修理,但是这些工资很低,自己也没有多余的钱开店,所以才会来天津修半挂暂时打工,他们每天身上都是脏的,修个发动机或者换个轴,趴在车底,挣的全是辛苦钱,老板包住包吃,一个月开我几百块,师傅们是几千块,他们都是回家住,那时我还不是太高,发现一个半挂车的轮胎比我还高,因为我是新来的,一个轮胎我都抬不动,师傅们告诉我,这个需要巧劲,一个风泵(卸螺丝的工具)我都拿不动,太重了,我也就只能给师傅们递个工具,他们说扳手的型号,我都认不清,因为从来没接触过这种工作,吃的饭还是非常好的,老板的媳妇做给我们吃,那时我可以一顿吃好几个馒头,食物很好,住的房子里面充满了汽油的味道,闻上几天,就闻不出来了,因为习惯了,我在宿舍里最爱听断点这首歌曲,到现在我也记得,老板给我说的一句话,做什么都是刚开始难,后面就会很轻松,但是那时的我怎么会想那么多,我年轻的性子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工作以及环境,在忍受十天有余我提前结束了维修生涯,又开始了我的路程,就好像维修生涯我已打通关,但是没有多余的钱可以买血量,路上又经过了初来天津时的那个网吧,看见有招网管的,我就去和网吧老板交流,大家都叫她刘姐,她30多岁,有一头长发,发梢烫的小卷,身高1.7以上,很漂亮,我表示之前在路漫长途中也做过网管,刘姐和我讨论网管遇到问题如何解决,以及他们这里和我之前工作的网吧有区别,也许我看上去很老实,她很快同意,明天就可以上班,也是包吃包住一个月1000元,但是需要压一个月的工资,对于那时身上只有100多的我来说,立刻就同意了。因为没有地方住,我就在网吧上了一会网,就在座位上睡着了,第二天见到了经理,男,30多岁,单身,是专门管理电脑维修保养的,他养了两条金毛,名字叫老大老二,他为人和善,也比较好说话,我喜欢他的性格,夜班的前台收银员,他非常胖,也很好交流,年龄21左右,貌似大学生,我看见他时他正在睡觉,打呼声特别大,那时得知睡觉打呼噜不好,容易猝死,夜班的网管只记得他非常的大条,不会注重个人卫生,其次是早班收银员,他非常帅气,穿衣打扮也讲究,看见他时他在玩穿越火线,大呼小叫的,嘴里嘟囔着。听说他刚失恋不久,早班网管叫小龙,这个我印象比较深,因为和他接触的比较多,后来我卖会员他还光顾过,还有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,她爱和我说话,总是聊起家里的事情,我们都穿着一个马甲是黄颜色的,跟监狱罪犯一样,看着这些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人在电脑前的疯狂的行为,工作就这样进行着,因为管吃管住,平日花不着什么钱,中午下午在网吧吃,晚上自己买,早餐不吃,因为早上我都是8点多才起,只有一百多,不够我用两个月,所以想起了之前的好朋友,想问他借300,那时我还没有银行卡,找一个同事要了农行卡,打电话给我的朋友们,打了一圈,没人愿意借我,我也知道大家都没钱,有一个哥们开始是答应的,但是后来各种原因没办法打给我,真心体会到无助就是在天津这一次,也让我有了一个想法,靠别人没用。上夜班时晚上网吧会送一桶泡面,然后在花5毛去对面超市买1个烤馒头,有时吃不饱,就多吃一桶泡面,还害怕刘姐发现,都是偷偷的,期间联系了表哥,表哥赞助我一点生活费,也就挺过了2个月,在天津大家喝饮料都喝康师傅的,泡面也是,烟吸小熊猫,长白山,那时热的游戏是穿越火线,问道,龙之梦,刀塔,DNF,有一个小伙,非常爱玩DNF,会买很多点卡买抽奖的礼盒,他喜欢买一包烟,一瓶康师傅茉莉清茶,有时也会喝康师傅蜜茶,坐在前排,玩DNF,那时很羡慕他,另一个就是王如意,天津本地人,天天上网,我们经常一起玩穿越火线,开黑杀人,他喜欢笑,我们成功用套路黑人成功时,他总是发出贱贱的笑,没钱那段时间抽烟都是拿他的,他也会请我喝水,也许是我们技术相当,我和他成了朋友,有一次女朋友和他一起来上网,很漂亮,后来他告诉我,他不喜欢,再到后来他和家人吵架,几天几夜都在网吧,有一天他没钱了,跟我借了50元,她妈妈来找他,把他叫回家。最后一次来网吧是来还我钱,后来基本不来网吧了,不知去了哪里,记得比较清楚的还是网吧来了一个新网管,东北的,张口闭口都是口头语,因为这个事,跟他吵了几次,他人不坏,只是小年轻那股劲,我们一个班,上夜班,常和他去刚来天津时吃的那个路边摊煎饼果子,有钱了也经常去吃对面家的驴肉火烧。刘姐时常把淘米水装在瓶子里,让我们拿回网吧浇花,阿姨说那样花的叶子会非常绿,就好像施了肥一样。网吧里时常放清明雨上和世界第一等的歌曲,也是那时我喜欢上了听许嵩的歌,总感觉他在用歌词想要表达着什么,也符合我的心际。

09年几月份经理和刘姐在一起了,虽然他们没公开,但我们都支持。

因为经理没有什么娱乐活动,也不玩游戏,有一次我问他了,你平时怎么打发时间,他手里夹着一支烟抽一口说,剪剪手指甲,抽抽烟,溜溜老大老二,修修机器时间也就没了。这段话也我常用来给身边的朋友说,总感觉经理诠释的很到位。生活嘛就是这样无聊。外界的吸引力这么大,能不贪不喜控制好自己也是很好,过着自己简单的生活,也就是幸福。

09年几月姐姐给我打了电话,说他和大哥要去上海打工问我去不去,刚开始我就拒绝了,但是她总是三番五次的来跟我说,后来我被说服,答应月底离开天津去上海。恍惚我已在天津呆了小半年,离开时,忘记了跟朋友们说声离别的话,老大老二也从幼崽长大成狗,站起来快到我脖子了。买了火腿肠给他们吃。

表哥带我去吃了当地比较好吃的的饭店,其中鸭头鸭脖,是真的好吃,吃完我回到网吧上通宵,第二天表哥早上送我坐上了回山东的车。




下一章更新上海路途

不喜勿喷。